回到公司之后,我仔细看了看杨欢欢给我的文件,上面清晰的显示了东南地区销售额度的变化,以及一些消费者使用产品之后出现的各种过敏情况照片。

这问题显然很严重,如果处理不当,必定会吃上官司,公司刚成立不久,若是现在吃上官司,后面根本没有机会翻身。

难道这是徐宏搞的鬼?想到这里我赶紧扒出了之前徐宏让工厂积货的数据单,其中有三个工厂是大量生产,产生积货,其余两个是正常运转,而这正常生产的两个工厂其中一个就是东南区。

原来积货,是声东击西,徐宏真正的目的是放在了产品质量上,一时间我紧张了起来,如果当时能冒险留住马蕊的话,想必结果也不会比现在糟糕,但是,错过的事情就是错过了。

看了一堆文件之后,再次确定了徐宏的目的,我就说,上次积货的问题不会是那么简单,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。

就在这时,办公室的门被敲响,陈东一脸焦急的将文件放在我面前,正是东南区产品质量问题的问题,这是现在的情况,大量消费者对产品产生了过敏现象,严重的甚至已经开始皮肤溃烂。

现在这些受害的消费者,已经准备联名控诉公司。

“游总,这产品质量的问题,不能耽搁,要不然我们请公关洗白一下,把这事儿压下去?”陈东也是一脸焦急。

陈东的意见无疑是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,这也是很多公司遇见这种事情会这么处理的方法,但是洗白之后,还是会出现一个问题,公司产品的信誉,这会给后面的销售产生极大的困难。

当然,以后可以多做宣传,但是却也不能完全消除影响。

“这批产品的生产,是谁签的字?”我冷声问道。

工厂的生产,是需要公司签字的,对于产品这方面,我一直没有管过,都是全权交给销售部的,显然,这次产品质量问题是早就提前准备好的,也就是说,工厂得签字批准,很有可能是吴胜。

“还没有核实。”陈东说道:“我这就去查。”

陈东一脸慌张的除了办公室,我看着他焦急的背影,不知道是真是假。

电话打通杨欢欢,让他给我订了一张机票,工厂这方面的事情,我要亲自去查实。

下午五点四十分,飞机起飞,落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,我急急忙忙赶到了工厂那边,但是工厂却全部下班了。

如果要等找到签字,就要等到明天,但是时间肯定是不能等的,这个时候,多等一分钟,就可能多一点事情。

打通了工厂负责人的电话,要了厂长的地址之后,直接跑到了他家里,当东南区的厂长打开自己家门的那一刹那,看到是我之后,突然紧张了起来。

“游总,您怎么来了?”他沧桑的声音问道。

我没有说话,直接进了房间,一脸冷漠的看着这个年纪五十多岁的老厂长,沉声问道:“上批产品,是谁签的字?”

我这一问,他显得更加紧张了,眼睛转来转去,站在原地不敢动,紧张的整个身子都紧绷着。

“这个,我也记不清楚了,我要明天去取一下当时的单子才知道。”他有模有样的说道,颇有些狐狸耍阴谋的样子。

“你紧张什么?”

“没有,是游总你突然到来,我……”

“你是没有想到对吗?”

“是,是是……”

这几句对话,显然已经确定,这个年纪不小的老厂长,是和徐宏的人勾结到一起的。

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我突然这么问道,让他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我年纪不小了,都五十三了,游总。”

“那应该是时候退休了。”我这么说是因为,杨欢欢给我订机票的时候,告诉了我一些关于东南区工厂的一些信息,这个老厂长,两年前就申请要退休了,而两年前,也是他七岁的小儿子患上重病需要大量手术费救命的时候。

他长叹了一口气:“是该退休的年纪了,老了,干不动了。”

就在这时,我手机响了一下,收到了一条陈东的信息,我不动声色的收起手机,站起身,走到老厂长身边,看着他苍老的眼神,突然之间,有些心酸。

“明天我就安排你退休,在家好好养老。”此时看着他,我很尊重,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她:“除了退休金之外,这张卡,里面有三十万,留着给孩子做手术。”

他虽然是厂长,但是工厂并不是他的,他也只是按部就班的工作,拿着一个月的固定工资罢了,为了孩子,他也许做出了些什么,但是我知道徐宏的手段,用了人之后,绝对不会买账。

老厂长举起颤抖的手,想要接过银行卡,但是却停在了半空中,此时他苍老的眼眶里面,已经满是泪水,黝黑的皮肤和皱纹,让他看上去更加的苍老。

忙了半辈子,也没有攒到什么钱,到头来孩子用钱的时候,自己却无能为力,也许这是一辈子里做父亲最愧疚的事情。

“游总,产品的事情我知道,我非常清楚,我愿意帮助您,但是这钱,就算是我借您的。”老厂长再也没有忍住激动地情绪,哭出了声,看着他流泪时候得无奈和心情的纠结,我突然明白了,你若是善待别人,一定会得到应有的回报。

就在这时,杨欢欢打来了电话,她显得很焦急:“游哥哥,不好了,法院已经通知了公司,我们已经被控诉了,公司很多人都乱了,你快点回来啊。”

听到这个消息,我皱着眉头,挂断了电话,对老厂长说道:“上次的那批产品,你知道是谁签的字?”

“王经理,王海洋。”

“好,你现在马上找到那批产品生产签字的单子,跟我回去,我需要你证明。”

……

半夜十点,老厂长找到了签字的单子,我们坐着飞机,大半夜回到了公司。

这批产品的事儿,飞机上,老厂长给我解释了一切,因为需要大量的钱给孩子做手术,所以就上了王海洋的当,这批产品生产的时候质量上故意出了一些问题,事成之后,王海洋会给他二十万,到时候只要老厂长退休了,即便事情暴漏了,也不会追究他的责任。

但是老厂长没有想到的是,我会亲自去他家,而我不但没有追究他的责任,还愿意帮助他,这让老厂长很感动。

善良,往往能唤醒人性,哪怕是一角,也不会枉费我们付出的真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