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个进来的是个女人,应该是为了应聘,提前穿的很职业,白色衬衫,超短裙黑丝袜,头发扎起来了。

身材很好,长相也很不错,让人首先注意的就是她那一对丰满圆润的双胸,很大,而且很有弹性,白色的衬衫都阻挡不住的呼之欲出。

我看了看,她的白色衬衫还略微有些透明的感觉,可以很清晰的看见内衣的颜色,蓝色的内衣,她弯腰坐下的时候,故意弓起很大幅度的身子,透过衬衫衣服扣的缝隙,可以清晰的看见白皙的鼓起的两个双胸,蓝色的内衣上蕾丝的花朵看的一清二楚。

身子的动作带动胸口整个的晃动,我敢肯定这是所有男性垂涎的大小。

她坐的很直,像是故意炫耀那两个巨大的尤物一样,是不是的转转身子左右看看,让胸前那两个巨大的凶器左右摆动。

要区分真胸和假胸很简单,那就是有没有晃动感,显然这女人的胸部是非常富有弹性的。

简单介绍之后,她要应聘的职位是助理,这个我是猜得到的,因为从她进门,到坐下,甚至到现在和我的谈话,都带着一股子诱惑的动作,但是那双眼睛里面,却传递出来一种清纯,这样的演技,不去做演员,真的可惜了。

从我们的谈话中我了解到,她也是应届毕业生,暑假时候有过工作经验,就是给人做得助理,现在毕业之后,也想从最底层的开始做起。

她讲话很真诚,加上眼神透漏的纯洁,我姑且断定她是那种想要靠身体上位的女人,对于这种人,我肯定会给她一个很好的机会。

职场就是社会,如果全部都是好人,没有勾心斗角,最后只能在安逸中死掉,所以公司多少还是需要这样的人,这是鳗鱼效应。

她出去之后,进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身材看上去略有有些肥,但是说话的时候,很谦虚,也很老实,有什么说什么,相对来前面那个女人,他的专业更加熟悉,在我看来,这是个可塑造的人才。

之后进来的人,要么就是血气方刚,要么就是骄傲的不知道天高地厚,当然也有一些很可塑的人,这些人虽然专业方面不太好,但是短暂接触之后的性格还是很好的。

面试全部结束,我收拾了一下简历,左边的是需要的,右边的是不需要的,显然,不需要的要比需要的那一堆厚上很多。

所谓的应届毕业生,毕业就等于失业,这就是现在社会就业率的现象。

出了办公室的门之后,肖腾在外面等着我,现在他是人事部的经理,而这次面试也是他负责的,显然,这次面试他做的很不错。

我将手中的简历交给他:“这些人,打电话通知,明天来上班。”

肖腾接过简历,看着只有七八个人的简历,倒吸了一口凉气,应了一声之后,转身离开。

面试的地方是肖腾临时租下来的办公区,结束之后我还要去公司,就在我前脚要走的时候,突然大厅里面闯进来了一个人,是个女孩子,已经泣不成声,但是却被人事部的人拦着。

“面试已经结束了,不要再往里面闯了。”

“求求你们,我需要这份工作,我真的需要这份工作。”那个女孩儿哭泣着,最后蹲在了地上,轻声呢喃着。

她错过了面试的时间,现在面试都已经结束了才过来,不是我不给他机会,可是规矩就是规矩。

可怜并不代表我要同情你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全世界所有的人,并不都是围着你转的,相反,如果你连最基本的都做不到,那谁也没有办法,因为那不是社会孤立了你,是你根本没有融入这个社会。

我就要转身离开,一转身,却看见杨欢欢拿着文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。

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我问道。

“东南地区的销售出现了问题,这是陈东让我拿给你的文件。”杨欢欢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我看了,东南区域出现了产品使用者过敏的现象,上周的销售量机具下滑。”

我皱着眉头,结果文件仔细看了看,该来的总会来,一个公司,最怕的就是自己的产品出现问题。

就在我看文件的时候,好奇的杨欢欢朝大厅看了过去,与此同时,那个蹲在地上哭泣的小姑娘也看见了杨欢欢。

她猛地起身,朝着杨欢欢跑了过来,一把拉住杨欢欢的手说道:“姐姐,姐姐是你啊,我非常需要这份工作,你能不能给经理说说。”

我扭头一看,此时拉着杨欢欢手的那个女孩儿,不就是在楼下一直找人的那个小姑娘吗?

长长的叹了口气,合上文件走向了杨欢欢。

“别哭别哭,你怎么了?”杨欢欢问道。

“她错过了面试的时间,现在面试已经结束了。”我沉声说道。

“姐姐,我真的非常需要这份工作,如果今天再找不到工作,我就没有地方住了。”那女孩儿一副可怜的样子,脸上皮肤本来就很粗糙,加上满脸的泪水,显得更加不能看。

杨欢欢一副难为的眼神看着我,我知道她的意思。

“规则就是规则,我看到她很可怜,但是这是不是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?”我看着杨欢欢说道:“你考虑好的话,你来做决定就好了。”

杨欢欢听懂了我的话,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一脸泪水的女孩儿和周围还没有走完的应聘者,有些难为情。

她是善良的,她愿意用善良的心相信每一个人。

“能不能让她试试,也许她真的能行呢?”杨欢欢小声说道。

“你做决定。”我冷冷的说了一句,随后转身离开了,结局我已经猜到了,杨欢欢会留下这个可怜的女孩儿。

规则之下,我们还能不能坚持在有限的自我里面做到最好,但是如果没有了那一份善良,全部都按照规则办事儿的话,是不是就没有了人性?这个问题突然跳进我的脑海中,就像是一股风暴一样席卷了现在的我。我开始怀疑自己,我是游为还是夏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