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坐在客厅里面不断的抽着烟,一根还没有抽完,就听见董瑶的卧室里面传出来了阵阵娇喘的声音,这怎么能让我忍,董瑶身子那么虚弱,两个人进了卧室就给我来这个。

一怒之下我冲进了房间,卧室门被我一脚踹开,这门根本就没有关上,门重重的撞在墙上,发出一声震天的响声,我看见冯金鹏手里端着水杯在董瑶的床前,而董瑶卷缩在床上,捂着肚子一个劲儿的叫痛,额头都已经出汗了。

我皱着眉头冲了过去,一只手推开冯金鹏,蹲在床边紧张的问道:“怎么了?是不是胃又痛了?”

她痛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我起身看着身后的冯金鹏用抢的方式接过他手中的杯子,眼神冰冷的看着他说道:“出去,有多远滚多远。”

其实在我认为,董瑶是非常不愿意见到这个所谓的冯家公子,更不愿意回家的,所以心情不好,病才没有完全好,当然,这么轰他,也是有吃醋的成分在里面的。

冯金鹏没有理我,轻声对董瑶说道:“不要太伤心了,如果你不想回去,我给你父亲商量一下,先住在这里,反正我也回来了,他应该会同意的。”

她说话的声音很淡定,很柔软,换作其他女生,肯定会被他暖的不行,但是在我看来,他也就是假惺惺来讨好董瑶罢了,这是身为男人对男人的直觉,极端的男人都不可靠,极端好和极端坏都算是极端。

“别在这人给我装什么好人,你这套路,都是玩儿剩下的。”我讽刺的说道,盯着面前的冯金鹏。

他依旧对我报以微笑:“我去拿药。”

说完之后他转身出去了。

“先起来喝点水吧。”我蹲在床边,柔声的说道。却换来董瑶的厌恶的眼神,她看着我,就像是看着自己的仇敌一样。

“你给我出去,不要,让我说难听的。你,你充其量,只不过是,是替身。”她痛得说话都说不完整,但是说道替身两个字的时候,却说得无比清晰。

我缓缓的低下了头,知道了董瑶的绝情,原来她那我真的当做替身,即便我能证明,游为是我的第二人格,但是在他眼里,我和游为,从始至终都是两个人。

我深沉的叹了口气,将水杯放在桌上沉默的转身离开。

来到客厅的时候,看见冯金鹏在翻找董瑶的包,到了这个时候,我还有些庆幸抓到了他的把柄,就在我要冲上去把他的丑恶嘴脸撕开的时候,他去转过身子,手里拿着一瓶药礼貌的对我说道:“找到药了,刚才的那杯水有些凉,你加温水了吗?”

原来他是在找药,而我只记得吃醋却什么都没有做,连那杯水是凉的都不知道。

“你没事吧?”冯金鹏在我面前冲我甩了甩手问道。

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,看着周围的一切,突然有些眩晕,感觉这世界上的一切,都变得和我没有关系了一样。

“你照顾好她。”我沉沉的说了一句,转身离开了这个住了许久的别墅,随后开车离开了。

没有去处的我,只得来了公司,将手依在办公桌上。

“以后,这就是属于你的公司。”

“记住,美丽的东西,都是带刺的。”

“你还记得……”

脑海中不断的回想起董瑶给我说过的话,画面一次次的旋转,就像是电影一般,泪水控制不住的从眼眶中滑落。

回忆的画面,被一声茶杯摔碎的声音给惊醒,我从回忆中惊醒,环顾四周找到了声音的来源,销售办公区那个方向,竟然还亮着一盏台灯。

我进来公司的时候,一直魂不守舍,竟然都不知道公司里面还有人。

出去办公室,往销售区办公的方向看了看,昏暗的台灯下面,一个卷缩在地上收拾碎玻璃的身影,由于离得稍微有些远,我没有看清楚是谁。

“小李?”我估摸着喊问了一声,蹲在地上收拾东西的那个身影站了起来,看着我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游,游总。”

这一声游总叫得我皱紧了眉头,几个健步冲到了她身边,双手搭在她肩膀上盯着她的眼神,我显然有些冷淡了,让她一点点害怕起来,忍不住的往后退了退。

“游总,这样不好吧。”她娇羞的说道,低着头,红着脸,不敢看我。

“于甜甜,我不是说过让你离开的吗?”我咬紧牙关,冷冷的说道,声音完全就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