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两个神神秘秘,林润看着我,一副差异的样子,我愤怒的眼神换来的竟然是他哈哈大笑,指着我问道:“你不会还什么都不知道吧。”

又看了看坐在旁边的杨光:“你们就没有告诉他?”

杨光点了点头,沉默的看着林润,他们两个让我有点看不透,更不知道我林润所说的我要知道是要知道什么?

“你说的是游戏?”我冷声问道。

林润愣了一笑,随后拍着手掌大笑道:“没错,没错,就是游戏。”

我将诧异的目光投向了杨光,杨光冷漠的看着我说道:“等一下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我不想知道什么游戏不游戏,我是来带欢欢离开的。”我咬牙切齿的说道,声音冷到了极点。

杨光皱了皱眉,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说道:“看来有必要让你知道些什么了。”

随着杨光看向远处的目光,远处一扇房间门被打开,杨欢欢穿着礼服,毫发无损甚至面带笑意的从房间里面出来了。

她看着我,我看着她,我发现她的眼神中,原先的那份天真,可爱,全都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尖锐如剑的眼神,嘴角的笑容也变得失去了呆萌,嘴角翘起的时候,是只有左边翘起的。

这不是微笑,而是冷笑,如今出现在杨欢欢的脸上,我无法接受,更没有办法相信,纯真可爱的杨欢欢,竟然会有这样的笑容。

我走上前,站在她面前只有一米远的地方,压制住了要抱住她的冲动,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杨欢欢,许久之后她冷笑的说出了一句话:“游哥哥。”

我大惊失色,脚下连连后退差点摔倒在地,刚才那一声游哥哥,带着小人的奸笑,嘲讽和冰冷,刚找到杨欢欢的开心,瞬间就像是被一座大山压下一样,心情沉重到了极点。

我大笑着,脚下步伐都开始凌乱,脑袋一阵眩晕:“哈哈,原来是这样,你一开始就在骗我。”

“游为。”杨光上前扶住了我,沉声说道:“你看到的一切,都只是表面现象而已,她不是我妹妹。”

我再次愣了,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杨欢欢,又迷茫的看着杨光问道:“她不是你妹妹?那她是谁?”

“她是林润的人。”杨光不冷不淡的说出了这句话,就像是解开了一个天大的谜团一样。

“什么?又是因为那个游戏?我他么不玩了,你们爱怎样怎样吧。”我大骂了一声转身就要走,刚走大门口,就听到林润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。

“你难到不想知道,你是夏岩,还是游为吗?”

“和我没有关系。”我冷冷的说道,没有停下步伐。

但是我想走,林润不一定想让我离开,刚走到门口,就有一个看上去年迈的佣人挡住了我的去路。

“让开。”我大吼道。

那管家却无动于衷的看着我,时刻报以微笑,就像是有天大的事情也不能让他动容一样。

现在我是恼怒到了极点,在没有见到杨欢欢之前,我还在担心她到底怎么样了,没想到见到之后,竟然告诉我她根本就是林润的人,现在我都怀疑,她的名字,她对我的担心,全部都是假的。

我却像个傻子一样一心想要救她出去,有一刻,我甚至想要带着她,不管任何事情的去私奔……

看着面前一直微笑的老管家,我紧咬牙关,一拳打了上去,嘴里喊着:“给我让开。”

我的一拳刚打出去,那老管家就轻轻松松的伸手接住,我感觉到一股非常大的力量由大变小将我的手臂给强制性掰了过去,我身子跟着一扭,我确定这不是我控制的了的,那一秒我就像是衣服一样,被这个老管家一下子给折了起来。

他两个手指捏着我的手腕,将已经被折叠起来的我按在地上,看上去还游刃有余。

“先生,我家主人没有让你离开。”那老管家依旧微笑,很有礼貌的对我说着。

我是一个头两个恼怒,人衰的时候,连老头都打不过。

“你是要这样在地上给我谈?还是坐下来慢慢谈?”林润笑着问道。

我只好摆了摆手说道:“行,你们厉害,大丈夫能屈能伸,我认了。”

“还不放开?”我冲着老管家大吼了一声,随后感觉被折叠起来的手臂一松,疼痛感瞬间从肩膀的位置铺开,我活动了一下,这才让我不至于手臂用不一点力,甩给那老头管家一个白眼。

“说吧,想说什么?”我大大方方的坐下,反正现在走也走不了,虽然任人摆布,但是也要有骨气一点:“挑重点说。”

林润看着我笑了笑,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那就先从游为和夏岩说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