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宏的选择是没有出乎我意料的,他这么成功的人,想要一下子从金字塔的顶端回到底层去真心爱一个人,这对他来说,实在是太难了。

一个人的欲望往往是无底洞,当他有现在的成就的时候,就会去寻找更上面的成就,永远没办法满足。而成就越大,往往就没办法往下走。

不过真的没有想到董瑶会帮我,王艳走的时候还给我留下了和“友好”的提醒。

“记住你说的话,我会让你成为疯狗。”对于她的威胁,我倒没有在意,我已经被威胁惯了。

王艳走后我本以为没啥事儿了,结果董瑶却一脸冰冷的看着我说道。

“来我的房间一下。”

这个表情一出,指定没有什么好事儿,我也不敢说什么,跟着董瑶进了房间。

“你知道王艳和徐宏的关系吗?”董瑶这么问道。

我虽然知道一点,但是也不是特别清楚,更不能在董瑶面前说,要不然我岂不是真的成了告密徐宏的人了。

我摇了摇头,不敢说话,看她的表情,好像这件事儿很严重一样。

“王艳并不是王艳,而徐宏也并不是徐宏。”董瑶这句话说的很玄乎,搞得我迷迷瞪瞪的。

“王艳是非常有背景的人,她家庭的财力,想要得到一个徐宏,就是眨眨眼的事情,而徐宏,表面上是有身份的人,实际上也不过是任人摆布的傀儡罢了。”董瑶突然说了这些,让我一时间摸不着头脑,他们两个事情,为什么告诉我。

“那王艳为什么还要这样吊着徐宏呢?”我确实搞不明白,如果董瑶说的是真的话,那么王艳为什么还要搞这么多心思去搞徐宏。

“猫捉到老鼠之后,总会玩耍一番才将其吃掉,王艳远远比你想象的要有心机,所以我劝你,离王艳越远越好。”董瑶突然这么说,这是直接将王艳给出卖了。

“那你为什么告诉我。”都说女人心海底针,董瑶和王艳这种有钱有势的女人,我更是猜不透她们要干什么。

“总之给你说过了,离王艳远点,还有你那个初恋于甜甜,你现在可以出去了。”董瑶冷冷的说道,最后将我赶了出去。

回到房间,我一直不明白董瑶是什么意思,她告诉我的这一切,难道只是让我小心提防王艳?我倒是不这么认为,但是董瑶这种人一向冰冷,不愿意给你说的,她会守口如瓶只字不提。

就在我想不通的时候,电话响了起来,是于甜甜打过来,看了看变,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,这时候给我打过来电话干嘛,而且之前我对她的态度已经够明显了。

电话响了很久我才接了,刚接通,就听见于甜甜焦急的声音:“夏岩,快来救我,我好像被人跟踪了。”

她说话的声音很小,是在故意躲避什么人。

我本来不愿意搭理她,但是转念一想,于甜甜现在也怪可怜的,虽然她嫌贫爱富,但是这并没有什么错,最后成为这样,她在这个城市唯一认识的,也就只有我了。

“你在什么地方?”我这么问道,但是话音刚落下,就听见电话的另一边于甜甜大叫了一声,焦急的哭腔中说了一个地点。